两年了,还是时常会在梦里相见,醒来依旧泪眼。
当许多记忆变成回忆的时候,难免变得柔弱起来,何时何地能够想起,悲喜交加。喜的是那些回忆多么美好,以至于可以写一本书来;悲的却是也只能拿文字和图片来寄托对那些时光的怀念。
惭愧的是,随着我们年龄渐长,需要担待的责任越来越多,无论是平时工作还是生活,父母还是子女,都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只能在午夜睡前,望着窗外朦胧的天空和逐渐消失的星点,把回忆的指针拨回那些年,重映一遍。
今年春节,好在疫情没那么严重,得以与家人一起过年。与祖母的团聚,大多数时光因为Anny的陪伴而变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