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万里无云。

背阴里的残雪还没有融化,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

陪伴了我28年光阴的爷爷,就选在这样的日子里,走了。

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同时期上学的小伙伴,或多或少因为不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年纪大了,爷爷奶奶也便早已不在人世,而我从小就有爷爷的陪伴。但脑海里刚有爷爷记忆的时候,他总是有些忙,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回来的时候我总是奔跑到大门去迎接他,还经常因为跑的太急摔倒在地,把嘴唇都磕破了。

匆匆而来的爷爷会带回稀奇的玩具,木制的划船的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