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院子里的银河系

小时候的夏天,天空好似没有现在这般拥挤。屋里热了,搬着小板凳来到院子里,靠在奶奶的身边,抬起头来,一条闪着点点光芒的银带从院子里穿过去,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

奶奶会拉着我的手,指着银河系中间对我说,你看,那个是天鹅座,仔细看,银河两边是翅膀。

银河这边是牛郎星,两边的小星星是挑着的两个娃娃。另一边是织女星,天鹅啊,在他们中间搭桥呢。

虽然说牛郎织女的故事已经很熟悉,但每每听到奶奶讲起,我总是能盯着银河看好久,甚至感觉自己能飘了起来,离那些闪烁的精灵越来越近。

奶奶虽然只有小学的[……]

阅读全文

利奇马与“香港暴徒”

利马果(Pouterialucuma)原产于南美洲的秘鲁和厄瓜多尔,其果实球形,果肉黄色,像煮熟的鸡蛋黄,因为直接吃偏干,通常添加在风味饮料、奶昔和冰激凌中食用,与我国华南、西南地区栽培的蛋黄果特别像。

就是这样一种看起来无毒无害甚至营养和口感不错的水果,在它的名字被越南划入台风轮值名单以后,变成了夏末之际的一场噩梦。

利奇马,一个8月份开始就如同恶兽一般入侵中国东部地区的超强台风。

我无法想象,当利奇马带着16级的风力,在浙江温岭镇登陆的时候,那里人们的心情。因为即使在8月中旬登陆青岛以[……]

阅读全文

平行世界,也许就在你的梦里

梦,从来就是一个神秘而未知的东西。

当我们结束了疲惫的一天,展开紧绷的四肢躺在床上,在黑暗和钟表的滴答声里逐渐睡去,梦,随之而来。

平行世界,是一个我们只在科幻电影里才会想象得到的地方。

[……]

阅读全文

最强大脑,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场秀

最近被最强大脑的作弊事件刷了屏。

记得第一季播出的时候,我跟家人一起,总是在观看时发出声声感叹,这些奇人异士,看起来真的身怀绝技,让人难以置信,而节目出的题目更是烧脑,有时候需要来回看几次,并且需要在网上搜索资料,才能理解题目的意思。还有最终与国际战队的PK,更是能看到除了国内的牛人以外,脑力竞赛在国际上的百花齐放。

[……]

阅读全文

逐渐流逝的小年情怀

我只遗憾这逐渐流逝的小年情怀,我怕哪一天不剩一分一毫,只能在夜里点点星空和静谧一方,翻起回忆的涟漪,却又好似没有痕迹。

年,逐渐近了,只是这一年的年味,比往常淡了许多。[……]

阅读全文

我的爷爷

晴空。万里无云。

背阴里的残雪还没有融化,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

陪伴了我28年光阴的爷爷,就选在这样的日子里,走了。

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同时期上学的小伙伴,或多或少因为不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年纪大了,爷爷奶奶也便早已不在人世,而我从小就有爷爷的陪伴。但脑海里刚有爷爷记忆的时候,他总是有些忙,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回来的时候我总是奔跑到大门去迎接他,还经常因为跑的太急摔倒在地,把嘴唇都磕破了。

匆匆而来的爷爷会带回稀奇的玩具,木制的划船的渔[……]

阅读全文

                               新的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