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两年祭

两年了,还是时常会在梦里相见,醒来依旧泪眼。
当许多记忆变成回忆的时候,难免变得柔弱起来,何时何地能够想起,悲喜交加。喜的是那些回忆多么美好,以至于可以写一本书来;悲的却是也只能拿文字和图片来寄托对那些时光的怀念。
惭愧的是,随着我们年龄渐长,需要担待的责任越来越多,无论是平时工作还是生活,父母还是子女,都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只能在午夜睡前,望着窗外朦胧的天空和逐渐消失的星点,把回忆的指针拨回那些年,重映一遍。
今年春节,好在疫情没那么严重,得以与家人一起过年。与祖母的团聚,大多数时光因为Anny的陪伴而变得[……]

阅读全文

生命其实没有那么脆弱 ——读《活好2》

《活好2:105岁国宝医师的生命日志》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268651/

有人说,生活就是生而活着。

“生活”这个词,看上去是一个没有感情色彩的中性词。而“活着”,就充满了勉强和挣扎的意味,好似为了什么目的,不得不“活下去”。相比起来,“活好”这个词就一下子溢出了积极和明快的感觉,这是一种对生命的信任,也是对人生的尊敬。

日本预防医学第一人,日野原重明先生,于101-105岁的几年间,还在《任我前行》专栏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而今汇总成为《活好2[……]

阅读全文

不妨,与手机告个别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工作之外的时光,大都被电脑和手机占据着,即使是歇下来的一小会儿,也要拿起手机瞥几眼,虽然我知道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手机画面上的那个小锁打开又关闭的一刹那还是能带来当下的安全感。

便始终也无法,与手机告别。

但这一切在最近几周的时间有了改变,因为一些原因开始读书写字,这占据了我每天晚上至少一个小时的时光。这段时间里,我不得不让手机只担任番茄钟的角色,黑屏下几个数字的跳动和白噪音的产生,就是它这一个小时光阴里要做的事情。

这会给手机上瘾的我,带来分离焦虑吗?[……]

阅读全文

我是怎样使用印象笔记的(二)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讲述了我在使用印象笔记的时候,是如何打造一个高效、简洁的使用环境。那么当环境搭好以后,笔记都从何而来呢?

首先当然是印象笔记本身,自从印象笔记中国独立以后,陆续推出了markdown编辑器、思维导图、素材库、清单、超级笔记等一系列增强型工具,可谓是如虎添翼,印象笔记编辑器再也不是那个只能靠调字号来区分标题层级的码字工具了。但是毕竟印象笔记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字录入工具,它具备了高隐私性、高稳定性和大流量空间,也就说明它的内容来源也应该是丰富多样的。

这篇内容,我就来讲一讲我在日常使[……]

阅读全文

“孤岛”与“圈子”

今天与一个微信朋友聊了些关于读书的话题。对于读书,我是很惭愧的,小时候因为家里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儿时又孤僻,也不爱与其他小伙伴出去玩,就只好宅在家里看书。无论是看得懂的,看不懂的,横版还是竖版,古籍还是杂志,几乎都能拿来看一看。但到了今天,反倒因为种种原因,或者是借口,没有时间和精力好好读一本书了,下过几次决心,终究也没有坚持下去。[……]

阅读全文

故乡

今年国庆,少有的回了故乡去。往年都是以游玩为主,节前看了新闻,发现近些年来假期出游的人越来越多,起初是票不好买,到如今连出门坐车都堵了。不知是不是经常修路的缘故。

镇子上的故乡,空气比城里干净些,也清爽些。抬头来能看到很高很远的天空,是秋了。路上来往的人们仿佛还是小时候那么多,面孔也都是似曾熟悉的样子。

故乡是一个你多年不回来,却一旦回来就沉浸其中,忘掉外物的地方。一踏上土地,熟悉的叫卖声、树叶沙沙声、虫鸣声,熟悉的热豆腐的香味,熟悉的乡音,都让我瞬间感觉,这些年似乎未曾离开过一[……]

阅读全文

               以前的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