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祭

  发表于 2021 年 02月 13 日

  共 882 字     预计需要 2 分钟      被浏览  

两年了,还是时常会在梦里相见,醒来依旧泪眼。

当许多记忆变成回忆的时候,难免变得柔弱起来,何时何地能够想起,悲喜交加。喜的是那些回忆多么美好,以至于可以写一本书来;悲的却是也只能拿文字和图片来寄托对那些时光的怀念。

惭愧的是,随着我们年龄渐长,需要担待的责任越来越多,无论是平时工作还是生活,父母还是子女,都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只能在午夜睡前,望着窗外朦胧的天空和逐渐消失的星点,把回忆的指针拨回那些年,重映一遍。

今年春节,好在疫情没那么严重,得以与家人一起过年。与祖母的团聚,大多数时光因为Anny的陪伴而变得欢快,但总也会提起祖父的那些日子,一些啼笑皆非的趣事,一些惊险光怪的经历,一些甜蜜温馨的时刻。

但也许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那么一丝没落与心酸。

十几年前我初到北京读书的时候,父亲的极力鼓动和积极策划,得以让祖父祖母与我们一起,在他们垂暮之前再次去游玩了北京。当时因为北京奥运会刚过,鸟巢、水立方等设施也是很火热,京城的旅游氛围很浓,他们一行都很开心,除了返程的时候,闹了惊险的一幕。

彼时祖父的血栓已经压迫腿部神经,走路不便,加上因为其他事情耽误了时间,差点错过火车。今年春节我们聊起来的时候,还是庆幸着,虽然那一幕我未曾目睹,但我的脑海里,满都是祖父一瘸一拐,步履蹒跚的样子。

自从工作以来,与祖父见面的时间极少,虽然很多短假期我还是坚持每次都回去看望他一眼。相见时他脸上开心的笑容,像极了小时他骑着大梁自行车下班回来抱起我的时候。

开始祖父会托父亲跟我说,想要一个竹制拐杖、一个收音机之类的,我虽每次回去,都想着买点什么,却又真的不知道他真的需要什么。直到有次,母亲说祖父的病情重了,变得不爱说话,言辞不清,但见到我时还是努力地问我过得好不好。我笑着说爷爷你得保重身体,还得抱抱重孙子呢。每次心里都努力想着,那一天早一些到来吧。

那一天还是没有到来。

祖父走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没能见到Anny一面,所以每次梦里相见的时候,我都下意识恳求这场梦能再长一些,再长一些就好。

哪怕让我再多讲一些,您的重孙女有多么可爱和优秀也好。

但想必,祖父在天上,或者在我躺在床上的那片星空里,都已经看到了这一切吧。毕竟每个梦里,我都看到祖父过得很好,他的腿不再不便,言辞不再模糊,精神矍铄,有一种军人的坚毅和帅气。也许那是我小时候错过的岁月里,他真正的样子。

但我还是想您啊。

真的想您。



生活      爷爷 回忆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Growing with confidence, no fear of sor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