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的银河系

  发表于 2019 年 08月 20 日

  共 551 字     预计需要 1 分钟      被浏览  

小时候的夏天,天空好似没有现在这般拥挤。屋里热了,搬着小板凳来到院子里,靠在奶奶的身边,抬起头来,一条闪着点点光芒的银带从院子里穿过去,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


奶奶会拉着我的手,指着银河系中间对我说,你看,那个是天鹅座,仔细看,银河两边是翅膀。
银河这边是牛郎星,两边的小星星是挑着的两个娃娃。另一边是织女星,天鹅啊,在他们中间搭桥呢。
虽然说牛郎织女的故事已经很熟悉,但每每听到奶奶讲起,我总是能盯着银河看好久,甚至感觉自己能飘了起来,离那些闪烁的精灵越来越近。
奶奶虽然只有小学的文化,却是我儿时认字的启蒙老师。尽管她只能读一些常用字,但还是戴着老花镜,把那本我从图书馆借回去的、讲星座神话和起源的书给看完了。
书里很多西方神话的人物,人名更是难读难记。但奶奶还是能记得其中很多故事,整个夏天,院子里的银河系里,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有仙王座与仙后座的女儿安德罗墨达(Andromeda),有派去蹂躏伊索比亚的鲸鱼座,有太阳神阿波罗,猎户座奥瑞恩,天神宙斯……
那时天空总是很清澈,星星闪亮着,闪亮着,让人忍不住去数一数。星座的故事也忍不住让人去讲一讲。
长大以后,我们已经越来越找不出时间,抬头望一望天空了。
就算你偶尔望一望,也只能看到一方灰蒙蒙,黑洞洞的空白。

是我们的眼睛浑浊了,还是天空的星星不见了?
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去故乡的院子,想念的是那片空间,那段时间,那时的我们。
院子里的银河系不见了,可能是跑到了奶奶的头发里。
闪着点点光芒的银带,从奶奶的发间穿过去。



随笔      故乡 回忆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Growing with confidence, no fear of sorrow.